奈曼新闻最全最快、影响力最大新闻门户网站

民主社会主义,咋回事?
发布时间:2018-03-22 09:46:28    来源:

作为一种国际性政治思潮,民主社会主义的渊源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上半叶的欧洲社会民主党。最初,它是社会主义运动中的一个流派,受到过马克思、恩格斯思想的影响。后来,随着马克思主义内部伯恩施坦修正主义的出现,民主社会主义被赋予新的内涵,逐渐演变为一种社会改良主义。它虽然也自称社会主义,但把社会主义仅看成一种道德的需要,否认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必然性,主张“通过民主改革和经济改良的手段”使资本主义和平长入社会主义。在经济领域,它不主张改变资本主义私有制,不追求建立社会主义公有制;在政治领域,它否定工人阶级的领导,主张多党制、议会民主、三权分立;在思想文化领域,它反对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主张指导思想多元化;在党的建设中,它自称要建设“全民的党”,以实现自由、公正、平等、互助等价值观为奋斗目标。从这些思想理论和政策主张可以看出,民主社会主义并没有超出资本主义制度的范畴,充其量是“资本主义床边的医生和护土”。二战后,它逐渐融入资本主义制度,或成为资产阶级执政党,或成为“建设性的反对党”。
 
民主社会主义在一些西方国家长期推行,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了阶级矛盾,改善了人民生活,维护了社会稳定,但总体上仍属于资本主义的内部调整,并没有从根本上触动资本主义私有制。比如,瑞典社会民主工党自1932年至1976年连续执政44年,此后到2006年又间歇执政21年,所谓的“瑞典模式”成为各国社会民主党竞相吹捧的典范,更成为一些人推崇民主社会主义的现实依据。但时至今日,在瑞典的所有制结构中,90%以上都是私有经济,大资本、大财团控制着国家经济命脉并操纵着国计民生。至于其最让一些人迷恋的“高税收、高福利”,不过是执政党为摆脱自由市场经济的弊端而采取的改良措施,说到底是一种社会矛盾的“缓冲器”,几十年下来也面临着难以为继的窘境。正如瑞典经济学家阿瑟·林德贝克(Assar Lindbeck)所说:这种经济患上了“动脉硬化症”,“对劳动缺乏刺激作用”,带来了社会发展的放慢或停滞。可以说,这种模式并不是一个成功的范例。效法了这个范例的国家,近年来纷纷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困局。其实,瑞典等北欧国家的发展模式和道路与其自身的历史和国情是密不可分的,比如地处欧洲边缘,国小人少,资源相对丰富,历史上受战争破坏较少等。这样具有自身特色的发展模式和道路,其他国家是不可能复制的。
 
20世纪80年代,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倒是接受了民主社会主义。按照他的“新思维”,苏联的社会主义是“强加于人”的、“变了形”的“极权社会主义”,存在着共产党的“政治垄断”、公有制的“经济垄断”、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垄断”。改革就是要消除垄断,推行“多元化”、“民主化”,以实现“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结果,苏共的思想基础被瓦解了,苏联的意识形态被搞乱了,整个社会失去了凝聚党心民心的精神支柱,党内外境内外的反共反社会主义势力纷纷出笼,短短几年时间就埋葬了共产党和无产阶级政权,上演了亡党亡国的历史悲剧。
 
尽管苏联演变的事实已经显示出在社会主义国家推行民主社会主义的严重后果,但由于种种原因,近些年来这一思潮仍在我国持续泛滥。尤其是2007年党的十七大召开前夕,一些重要报刊、内部参考资料不断刊载宣传民主社会主义的文章,通过对民主社会主义的所谓“新解释”,全面挑战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比如,有人反对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结论,主张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互融合、相互交汇;有人反对共产党的领导和无产阶级专政,主张实行政党轮替、三权分立的“宪政民主”;有人反对共产党的工人阶级先锋队性质,主张把它改造成“全民党”,或者直接改名为“社会党”;有人反对生产资料公有制,主张用富裕、幸福、自由、公正等价值目标取代经济制度来界定社会主义;等等。
 
在所有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文章中,最为赤裸的是一篇题为《民主社会主义与中国前途》的文章。该文歪曲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诬蔑他们晚年已经变成了民主社会主义者,吹捧伯恩施坦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攻击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是“最大的修正主义者”,他们搞了“暴力社会主义”,而且“遭到了失败”。至于“中国没有在苏东巨变中垮台,这要归功于邓小平在这之前实行了改革开放政策……这一系列政策属于民主社会主义,但为了避免‘修正主义’之嫌,我们称之为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所以,“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
 
面对民主社会主义思潮的持续泛滥,20074月起,《人民日报》、《求是》等中央媒体发表一系列批评文章,表明中央的鲜明态度。尤其是20071015日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强调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这就等于阐明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本性质,它是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在中国的具体体现,而不是什么别的主义。这对那些鼓吹民主社会主义的人来说,无疑是当头喝棒。
 
但是,噪音并没有就此消除,有人“重新解释”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阉割十七大报告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性质的论断。比如,有人就说,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至少包括手段和目标两个层次”,“时至今日,仍有不少同志以为,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就是指公有制经济占主体、共产党领导、无产阶级专政或人民民主专政等这样一些关于社会主义制度的规定。这种认识显然是过于片面和肤浅了”,“在基本生活条件有了保证的基础上,自由是人们的最大利益……与此相连的还有民主、平等、公正。这些,才是科学社会主义目标理论中的核心内容。离开了这些内容,至多是有名无实的社会主义。”这种论调与其说是在继续鼓吹民主社会主义,不如说是开始贩卖“普世价值”论。提法不同,但目的一样:反对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和现存的社会主义制度,误导我国改革开放的正确方向。
奈曼微博微信
友荐云推荐

标签:社会主义 回事

上一篇:如何看待所谓“普世价值”
下一篇: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在网络上蔓延需精准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