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新闻最全最快、影响力最大新闻门户网站

如何看待所谓“普世价值”
发布时间:2018-03-22 09:37:40    来源:

什么是“普世价值”?这大概是很难回答的一个问题。概括起来说,“普世价值”的主张大致如下:一是存在“超阶级、超国家的,任何人、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都认同的价值观念;二是这些价值观念的内容,是西方主张的“自由、民主、人权”等;三是“普世价值”覆盖广泛,不仅“中国的改革开放成就是学习普世价值的结果”,甚至人类社会发展就是不断认识和实践“普世价值”的过程,如此等等。对此,我们需要树立科学的眼光,以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分析看待所谓“普世价值”。
其实,作为社会思潮的“普世价值”,并非是要去讨论是否存在具有终极意义的“普世价值”这样的学术问题。他们真正关注的是政治制度的问题。有人写过这样的话:“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也有人相对通俗地说:“印度经济一度落后于中国,不在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之别,而在于是否融入普世价值之别。”
 
  可见,他们所说的“普世价值”,就是现在西方通行的市场经济、宪政民主等。而且,在他们眼里,主要的问题还不在于市场经济,而是在于政治体制方面,就是要接受西方的政治制度,照搬所谓“西式民主”那一套东西。这才是“普世价值”的庐山真面目。
“普世价值”的哲学辨析
 
  在哲学层面,是否存在“普世价值”也不是不可以讨论的。但需要明确的是,马克思主义是不承认世界上存在着什么“普世价值”的。马克思主义认为,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就是说,人们头脑中存在的东西,包括价值观念和社会制度的设计,都反映的是他们所处的那个时代的要求。随着时代的发展,这些东西也会发生相应的变化。马克思说:“人类始终只提出自己能够解决的任务,因为只要仔细考察就可以发现,任务本身,只有在解决它的物质条件已经存在或者至少是在生成过程中的时候,才会产生。”恩格斯也说:“如果人类在某个时候达到了只运用永恒真理,只运用具有至上意义和无条件真理权的思维成果的地步,那么人类或许就到达了这样的一点,在那里,知识世界的无限性就现实和可能而言都穷尽了,从而就实现了数清无限数这一著名的奇迹。”
 
  抽象地看,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等观念似乎有点“普世价值”的味道。但是,我们所追求的东西都是具体的,观念的东西也是一样,也都是由社会现实产生的,具有很强的时代性。就拿“自由”来说,当我们说到自由的时候,它总是一个具体的自由,资产阶级的自由就是贸易自由,而无产阶级的自由则是不受资本剥削的自由。同时,这些自由又是与特定的历史条件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在一个小生产的、封建的社会当中,人们根本就不会想到贸易自由有什么实际的作用。所以,价值观念的东西,归根到底还是那个时代的产物,并非什么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抽象“普世价值”。
 
  西方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是在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中逐步形成的,在历史的发展中起过非常进步的作用。我们国家在革命和建设中,也曾经学习和借鉴西方这些进步的东西。不过,我们学习和借鉴这些东西,不是因为它们是“普世价值”,而是因为它们适应了现代化的需要。但是,西方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也有它的历史局限性。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日益尖锐,西方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逐渐成为维护资产阶级统治的工具,其进步性也逐渐被其保守性所取代。近年来,西方社会出现了诸多问题,而西方国家在这些问题面前普遍束手无策。这就说明,西方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已经不能适应西方社会发展的要求了。前些年,苏东国家和中东一些地区先后发生了以西方“普世价值”为蓝本的“颜色革命”,其结果无一不是经济崩溃、社会动荡、人民遭殃,其中的教训十分深刻。
 
  那么,马克思主义是不是“普世价值”呢?不是。马克思主义作为普遍真理,是无产阶级解放的学说,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和革命性。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曾经明确说过,如果抽调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性,把马克思主义变成谁都可以接受的东西,那就不是马克思主义了。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是在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学习和借鉴国外先进经验,按照中国的历史传统和现实国情的需要建立起来的,并且在实践中不断发展完善。当前,我国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安康,与西方国家形成了鲜明的对照。反对所谓“普世价值”,不是要拒绝国外好的东西,而是要反对将国外的东西教条化。一些人所鼓吹的“普世价值”连他们自己都说不清楚,在西方的实践中连连碰壁,我们为什么还要全盘接受呢?
 
“普世价值”的概念比较
 
  那么,“普世价值”与现在中央提出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呢?难道就没有人类的共同价值了?
 
  我们所说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在特定时期、特定范围内是存在的,但它又是有条件的。比如,为了反对一些国家动辄诉诸武力的霸权主义我们就要提倡和平,为了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我们就要提倡发展,为了减少人类活动对资源环境的破坏我们就要提倡环保,等等。这些价值观念之所以提出来,并非是因为它们是所谓的“普世价值”,而是因为当前我们面临的问题需要这样的价值观念。将来我们面临的问题变了,“人类共同价值”的内容也会发生改变。
 
  再说“人类命运共同体”。当年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曾经提出“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口号。实际上,“人类命运共同体”是我们对建立新的国际关系秩序的主张,代表的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和呼声,是“全人类共同价值”的实践延伸,符合当前人类社会实际和发展需要。它与戈氏“全人类利益高于一切”的投降主义口号毫无共同之处,也不是什么“普世价值”。“普世价值”的鼓吹者将这两个提法与“普世价值”混为一谈,无非是想为推销他们的“普世价值”寻找借口。
 
\
 
  总之,“普世价值”作为一个哲学问题是可以讨论的,马克思主义是不承认有什么绝对的、具有终极意义的“普世价值”的。作为社会思潮的“普世价值”所主张的是要全盘照搬西方的政治制度。这不是哲学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对此我们要头脑清醒地认识,旗帜鲜明地反对。
 
作者:蒋耘中,清华大学图书馆党委书记、清华大学高校德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
 
责任编辑:许 海
 
本文来源:《前线》杂志2018年2期
奈曼微博微信
友荐云推荐

标签:价值

上一篇:我国依宪执政与西方宪政的4个本质区别
下一篇:民主社会主义,咋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