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新闻最全最快、影响力最大新闻门户网站

赴渝贵川三省四地农村改革 考 察 报 告
发布时间:2018-03-12 15:21:42    来源:新闻中心

赴渝贵川三省四地农村改革
考 察 报 告
 
 
10月19日至26日,跟随通辽市改革考察组,赴重庆市梁平区,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经济技术开发区,六盘水市钟山区、水城县,四川省内江市威远县、市中区,就农业农村改革开展专题考察。行程中,深感考察地区干部群众改革意识强、决心大、思维活、业务精、作风实,一些改革已经触及到农业农村深层次的体制机制问题,具有革命性意义。提出的一些标语口号很振奋人心,比如:六盘水市根据习近平讲话提出的“天大地大脱贫最大,千好万好百姓最好”、安顺市提出的“实干苦干加油干,崇实务实再落实”,很容易激发干群的斗志。
一、考察地区农业农村改革的新举措
(一)重庆市梁平区“退转结合”探索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机制。梁平区有农业人口73万、耕地117万亩,人均耕地0.6亩,农村人多地少特征明显,且山多河多、土地零碎,一家一户分散经营收益有限,大部分劳动力都进城务工或经商创业,土地撂荒现象普遍。2014年10月被国家确定为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机制试点地区后,梁平区率先在退出条件好、群众意愿强的合兴镇护城村、蟠龙镇义和村、礼让镇川西村等地试点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机制。一是整村退出,按地分红。以护城村1组为例,34户110人将全部179亩土地承包经营权交回集体,村集体将土地分别租给3家农业公司,所收租金扣除路、水等公共设施开支后,退出土地的农民每人每年可分红990元,比个人耕作收益多,且解放了劳动力;3家公司向集体租赁土地,土地权属比分人分户的流转简单稳定,公司投资建设标准化柚子园,亩毛收入近2万元,吸纳50多农民务工,实现多赢。二是整片退出,给予农民一次性补偿。以义和村1组为例,金带镇仁和村农民首小江想在该村一地块投资建设冷水鱼养殖基地,需用土地15亩。经过磋商,首小江与该地块涉及的21户承包农户达成有偿退出土地意向,21户农民自愿将土地的承包经营权退还集体,首小江将户口迁入义和村,以3.45万元/亩的价格承包15亩土地,退地农民获得3万元/亩补偿,村民小组集体收取4500元/亩的管理费用,在根本上解除了土地流转中“农民怕老板跑路,老板怕农民反悔”的后顾之忧。三是整户退出,集中规划使用土地。以川西村9组为例,礼让镇政府垫资替川西村9组向符合退地资格的15户村民支付每亩1.4万元的“补偿金”,将82.12亩土地收归集体,用“小并大、零拼整”和“确权确股不确地”的办法,将土地集中于一处,除村集体发展鱼塘、莲藕、梨等产业外,还外租给一些业主发展水产养殖,集体经营所得与租金一部分分期偿还镇政府垫资,一部分用于集体积累,一部分分给村民,既壮大了村集体经济,增加了群众收入,又促进了农业生产的规模化、产业化。
(二)重庆市梁平区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即通过“拨改投”提升资金使用效率,且壮大了村集体经济。长期以来,壮大村集体经济无门路,农民增收“务农+打工”二元结构固化难以打破。梁平区针对近些年,财政对涉农项目的投入逐年加大,财政支农资金除少部分直接以补贴的形式发放给农民外,主要投资于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和农业生产发展项目,企业得实惠多,农民直接受益少的现状,2015年开始推行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改变以往无偿补助企业和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做法,化拨付为投资,对财政支持农业龙头企业、新型经营主体且额度达到30万元以上的涉农产业项目,项目所得者必须将项目资金的50%由流转土地的农民和村集体持股,年底按照持股额的5%固定分红,分红比例为群众60%、村集体40%,让农户特别是贫困户实现租金、薪金、股金等多重收益。如此一来,既让农民公平共享到公共财政支农成果,又加快农村贫困人口脱贫致富。目前,梁平区已有17家龙头企业、8个专业合作社参加股权化改革,涉及到的25个村集体平均年分红18000元,10125户农民每户平均分红916元。通过农业企业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约束企业增强了责任意识和回馈思想;村集体和农民也更加支持企业生产经营,企业发展更有保障,村“两委”与企业、农户与企业关系更为融洽。
(三)贵州省安顺市平坝区乐平镇塘约村“塘约经验”。塘约村总面积5.7平方公里,耕地4881亩,921户、3393人,曾是贵州最贫困的村之一。2014年以来,塘约村以土地“确权、赋权、易权”为抓手,果断推进农村产权制度、经营体制、治理机制改革,走出一条“村社一体、合股联营”的发展路子,实现从极贫村向“小康示范村”的华丽转身。
立足“地”,推进农业产权制度改革。建立农村产权确权信息管理平台,实行全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林权、集体土地所有权、集体建设用地使用权、房屋所有权、小型水利工程产权和农村集体财产权“七权”同确,明晰集体与个人各类产权,实现产权所有权、经营权、承包权分离,为农业生产集约化、标准化、规模化发展创造了条件;建立村级土地流转中心、股份合作中心、金融服务中心、营销信息中心、综合培训中心和权益保障中心“六个机构”,制定农村产权流转交易管理办法,健全土地储备、产权评估、利益共享、风险保障、金融支撑等配套措施,赋予“七权”经营、流转、抵押、担保、入股、处置等多种权能,打通确权、赋权、易权“三权转换”梗阻,推进农村产权有序交易,为集中经营奠定基础。
瞄准“统”,深化农业经营体制改革。2014年,塘约村成立由党总支领办、村集体所有的“金土地合作社”,村支两委与合作社三块牌子、一套人马。全村群众按照良田每亩700元、荒地每亩500元、坡地每亩300元的标准将土地全部折算入股合作社,土地由合作社集中经营,经营所得按照合作社30%、村集体30%、村民40%的收益分配模式,通过货币和实物两种形式,进行利润分成。土地集中经营后,合作社发挥其运营、规划、经纪、供销方面的优势,有效解决了资源分散、土地闲置抛荒,农民把握市场能力差、抵御市场风险能力低问题。同时,统筹规划产业布局,建设山地高效农业园、农业示范产业园,组建妇女创业联合会、红白理事会,设立劳务输出公司、建筑公司、运输公司、旅游公司等经营实体,实现了资金统一管理、资源统一规划、产业统一发展、产品统一销售、改革红利统一分享。村民以土地入股收取股金,又在合作社工作领取工资,有效解决了农村青年、妇女及贫困户就近就业问题,外出务工人员纷纷返乡创业就业。2016年,农民人均纯收入从2013年的不足4000元跃升到10030元,村集体经济从不足4万元增加到202万元,外出务工群众由1200余人减少到80余人。
管好“人”,创新村级治理机制。一是驾照式扣分强化党员干部考核。对村干部实行日常考评和年终考评相结合,满分100分。每周工作完成情况占50%权重,年底村民组长和全体农户的测评分别占30%和20%的权重,综合得分作为干部绩效考核的依据,少1分扣300元。2016年,有个别村干部就被扣了1万多元。普通党员每月满分10分,全年120分,记分内容涵盖学习教育、组织生活、履行职责、廉洁自律和遵纪守法等5类40多项,由村民小组议事会每月进行测评打分。年终对超过80分的党员比照组长报酬给予奖励,低于60分的为不合格。连续3年考评不合格者,劝其退党。二是实行黑名单制度加强乡村治理。通过村民代表大会商议,对于“不参加公共事业建设者、不交卫生管理费者、滥办酒席铺张浪费者、贷款不守信用者、不按规划乱建房屋者、配合组委会工作不积极者、不执行村支两委重大决策者、不孝敬不奉养父母者、不管教未成年子女者”,给予3个月考察期,考察期内不能享受任何惠民政策,考察期满经村民代表会议测评合格后,才能恢复有关权利;评测不合格继续进行考察。三是红白喜事统一办理,狠刹农村吃酒歪风。规定红白喜事酒席操办全都由“红白理事会”负责,村委会统一为村民免费提供餐具、餐桌、厨师团队等一条龙服务,主人只需购买酒席所需的食材以及其他必须品。除了红白事,其他的事由一律不准办酒席,礼金最高不能超过100元。村集体每年以不到60万元的开支,堵住了过去村民滥办酒席近3000万元的开销,村风民俗焕然一新。
(四)六盘水市农村“三变”改革。2014年,六盘水市创造性地提出了农村“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的“三变”改革,以农民为主体、产业为平台、企业为龙头,通过“股权”紧密联系在一起,坚持无物不股:能产生价值的资源资产都探索入股;无奇不股:民俗资源、村落资源、古树资源等都能入股;无事不股:干事创业首先想到用股份形式来干;无人不股:每个农民、贫困户都可以成为股东,形成了十二种股权形式。
1.土地股。农户以土地经营权入股企业、合作社等经营主体,按股分红。例如:水城县润永恒农业发展有限公司采取“固定分红+收益分红”的方式,875户农民以6700亩土地经营权入股公司发展猕猴桃产业,每年每亩获600元的固定分红。前五年为猕猴桃生长期,没有收益分红;到第二个五年,每亩增加收益分红700元;第三个五年增加收益分红1400元;第四个五年增加收益分红1900元,到此封顶。
2.林权股。村集体、农户将林权入股到企业、合作社等经营主体,变林权为股权。例如:盘州市胜境街道沙淤村将集体林地600亩入股兴胜养殖场,按500元/每亩保底分红,从第3年有效益后,村集体除保底分红外,再按每年收益的1%分红;村集体再把分红的5%用于贫困户,受益贫困户135户413人。普古乡舍烹村将村集体生态林3817亩入股到娘娘山园区,进行温泉别墅、休闲养生、林下养殖、生态餐旅等产业开发,项目建成产生效益后,舍烹村占股2%;园区占股98%,既美化了生态,又壮大村集体经济积累。
3.自然风光股。在保护自然风光的前提下,村集体以景区景点所在地的自然风光、风物名胜、古树名木等资源折价入股经营主体,实现农村变景区、农舍变宾馆、农民变导游。例如:盘州市石桥镇妥乐村采取“公司+村合作社+农户”的经营方式,核心景区的农民将235棵古银杏树入股村合作社,村合作社与旅游公司进行股份合作,门票收入按村合作社30%、公司70%的比例分配。村合作社将收入的30%分红给农户,70%用于合作社扩大再生产。
4.资金股。引导财政项目资金、村集体资金、农户资金、经营主体资金入股,按股分红,让分散的资金聚起来,提高资金使用效率。例如:钟山区大河镇按照“三变+易地扶贫+特色旅游+特色农业”的模式,引导294户扶贫户以异地搬迁扶贫资金、土地经营权、宅基地权入股到区扶贫旅游文化投资有限公司,按照农家旅馆、酒吧、农家乐等旅游设施打造建房户型,房屋一楼产权归农户,二、三楼产权归公司用于商业运作,经营所得按照农户30%、公司70%进行分成,贫困户居住在景区、工作在景区、服务在景区,实现了“搬得出、待得住、过得好”。钟山区还以政府“稳赚不赔”的公共资源为平台,引导贫困户以每人5万元的扶贫贷款入股,与区物管公司共同建设智能停车场35个,让贫困户长期分享城市资源收益,带动贫困群众就业700人以上。
5.房屋股。将农村闲置的房屋资源入股经营主体,形成股权和收益。例如:水城县双水街道滴水岩村村民以房屋1202平方米入股商业街项目,占股80%;汇宏公司(民营企业)负责经营,占股15%;村集体占股5%,受益农户9户47人。
6.水利股。将村集体闲置的水域、水利设施入股企业、合作进行开发,发展水域经济,让村集体及群众成为股东增加收入。例如:盘州市两河街道岩脚村将“哈啦仙湖”水面经营权进行资产评估后,入股企业合作开发水上乐园项目,村集体和库区农户分别占股10%、40%。项目每年可为村集体增收110万元,入股农户每年户均分红2500元。
7.设备股。村集体及农民将设备折价入股到经营主体,实现设备资产股权化。例如:盘州市英武镇虎跳河景区采用“公司+村委+农户”的经营方式,开发水上游乐项目,村集体以 6艘冲锋舟、2艘观光船入股,每年可增收 3.5万元,农户年均分红1100元,并提供河道管护、船舶驾驶员等20个就业岗位。
8.基础设施股。通过引进资金和融资的方式将闲置的村集体基础设施等资产入股到经营主体增加农户和集体收入。例如:亦资街道石家庄村依托资源优势,将4.1公里通景区公路折价210万元、自有30万元入股盘州九龙潭森林公园建设项目,占股28.6%(村集体股权收益的80%用于石家庄村67户142人贫困户分红,20%用于村集体经济积累),年分红8万元。
9.劳务股。劳务公司与村集体或其他经营主体签订股份合同;共同承建项目,按比例进行分红。例如:英武镇将200万元以下的工程承包给村级劳务公司建设,按村集体49%、公司51%进行分红,集体所得再按农户80%、村集体20%分配,受益农户31户104人。
10.技术(技艺)股。对有技术和才艺的群众,鼓励和引导他们以技术(技艺)入股到“三变”经营主体,从中获得收益。如张家寨村组织擅长木叶演奏、能歌善舞的民间演员10名用技能入股贵州布依文化生态产业有限公司,实行保底薪金+收益分红的收入制度,大幅提高技术人才收入;钟山区马坝村11名“绣娘”以蜡染、刺绣技艺入股月照社区蜡染手工作坊,占股30%,除工资外每年可分红6万余元。
11.管理股。积极引导经营主体吸纳有经验、懂管理的返乡大学生、农民工等就近就业参与企业的经营管理,从中获得管理收益并成为股东。例如:润永恒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以反租倒包的形式,将基地集中分片划包给懂技术、有劳动能力的农户进行管理,按照其管理地块纯收益的30%进行分红,农户每亩地平均可获管理股分红 13000元,583名贫困户一举脱贫。
12.知识产权股。以股权为纽带,把知识产权形成产品、形成产业,带动群众致富。例如:水城县保华镇二道坪村农民张忠祥用雪凝红核桃知识产权入股水城县凉都萌盛苗圃场,占股49%,当地农户以400亩土地入股,占股50%,贫困户以技术、管理入股,占股1%。目前,保华、青林、蟠龙、龙场等10余个乡镇种植雪凝红核桃1万余亩。
(五)内江市威远县农业BOT模式。威远县新店镇石坪村借鉴公共设施建设-经营-转让的建设模式,率先推出了农业BOT模式,即村民以600元/亩的价格将土地流转给向家岭水果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栽植无花果,前三年无花果生长期内,政府补助土地租金的100%、80%、60%,第四五年无花果进入盛产期后由合作社支付全部土地租金,第六年合作社将无花果园(盛产期至少可持续15年)无偿交给农户经营,通过提供技术、供销、加工服务获取收益。通过实施农业BOT模式,威远县发展集中连片无花果3万亩,建成全国唯一的无花果研究所和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工作站,建立了集研发、育苗、种植、加工、销售为一体的较为完善的无花果产业链,3家无花果加工企业和专业合作社年加工无花果3万吨,带动就业20000余人,农户亩纯收益6000余元。
(六)内江市市中区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三换”模式。针对农村人多地少、地块较为分散、劳动力大量外出、耕地撂荒、村民增收乏力等问题,市中区作为国家土地承包经营权退出试点,探索并初步形成了退地换现金、换股份、换社保的“三换”模式。目前,该区已有304户农民退出土地416亩。
退出承包地换现金。龙门镇龙门村探索退出承包地给予一次性现金补偿的“退地换现”模式。对永久性退出的,把农民自愿申请、权属明晰、家庭成员意见一致,有稳定就业、有固定住房、不依赖土地为生作为永久退出的基本条件,参照当地500元/亩·年的土地流转价格,按照土地流转价格的2倍,以30年计算,给予3万元/亩的一次性补偿。对长期退出(二轮土地承包期内退出)的,按照850元/亩·年的标准×14年(二轮土地承包剩余年限),给予1.19万元的一次性补偿,补偿款共80余万元全部暂由区财政借支给村集体,保留退地村民的选举权、宅基地使用权和集体资产收益分配权。2015年该村永久退出1户5.38亩、长期退出52户55亩,流转土地700余亩,由村集体经济组织引进专业大户发展藤椒规模种植。
退出承包地换股份。永安镇大庄村、七里冲村探索农户将土地承包经营权退还村集体,退出土地承包经营权所得的补偿金直接入股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的“退地换股”模式。具体方式为:农户将土地承包经营权退还村集体,村集体以土地流转市场价格×退出年限,并将此款折算为该农户在集体经济组织中的股份,每年实行保底分红,保留农户征地拆迁收益权及集体经营失败后土地再承包权,保障了农民基本土地权益。截至2016年10月底,大庄村、七里冲村共退出251户356亩,村集体经济组织将退回土地,通过集中、整理后,流转给农业发展公司建设川南大草原农旅休闲项目,退地农户每户每年保底分红预计在1700元左右,比自己经营提高300元以上。
退出承包地换保障。把农村改革、脱贫攻坚和解决农村特殊群体保障相结合,针对农村建档立卡贫困户、低保户、60岁以上人员,自愿退出承包经营权的,参照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办法,建立特殊群体养老保障制度,实现土地退出换取社会保障。目前,此试点在该区19个贫困村探索推进。
二、学习考察的感触
通过考察渝贵川农村,深切感受到西南地区干部群众在农村人多地少、自然资源匮乏的恶劣条件下,仍然不为所惧、敢闯敢试、抢抓改革、善抓改革。与之相比,我们多的是资源优势,而少的是改革思维,我们的改革从意识到行动再到效果已经全方位落后于西南地区,亟需学习借鉴、迎头赶上并实现超越。
第一,应以更大的勇气和魄力解放思想,以强烈的危机意识、责任意识推动农业改革。考察地区农业改革思路非常超前,发展速度快、转型升级快,农业结构调整力度大、规模大、水平高,塘约被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誉为“新时期的大寨”,六盘水“三变”模式写入中央一号文件,梁平、内江都在国家农业综合改革试验中迈出了实质性步伐。对比而言,我们坐拥沃野千里的土地和优越的农牧业生产条件,农牧民却并没有取得比西南地区更多的收入;农业种养植结构长期单一固化,农牧业经营与农产品加工链条还处于放任无序阶段;新型农牧业经营主体发育不充分、数多质低,农牧民还以单打独斗为常态;作为粮食主产区,在市场上却没有与之对应的品牌影响力和话语权。我们一定要克服小富即安、自我欣赏的封闭思维,善于学习借鉴、敢于探索实践,打破惯性和惰性束缚,拿出更大的决心和勇气,更实的举措和作风,推动改革特别是农业、农村改革。
第二,应高度重视农村产权制度改革,盘活农村各种资源要素。考察地区各种改革措施的推开,都是建立在土地有了清晰明确的产权和运转顺畅的交易平台这一基础之上的。土地确权、赋权、易权是激活农村沉睡资源的核心和关键所在。近年来,我们推进土地和草牧场确权颁证、农村牧区金融改革取得了一些成绩,但与西南地区相比,广大干部群众特别是基层和部门领导干部,对土地确权重大意义的认识还远远不够,推进的速度十分缓慢,成效更是难以找寻,多数人对确权赋权顾虑重重,推进四权抵押也是举步维艰。应教育引导全旗人民特别是党员干部,深刻认清土地草牧场确权对“三农”工作的重大意义,让农牧民充分意识到土地确权、赋权、易权对自身众多好处。从而,下更大的决心、谋划更实的举措、投入更多的精力,统筹推动农村确权工作,尽快建立健全农村产权流转交易平台,培育壮大新型农牧业市场主体,激活农村产权交易市场,打牢农业产业化、标准化、规模化和绿色化的制度基础。
第三,应因地制宜推进农牧业经营体制改革,构建现代农业经营体系,增加农民收入。在农牧业科技、机械高度发达的今天,土地由分散走向集中,经营方式由农牧民单打独斗转变为新型主体规模经营是生产力发展的大势。我们人均耕地面积较多,农户以家庭为单位经营仍占比甚高,但随着农业就业人口的减少和老龄化,由职业农牧民进行规模化、专业化生产是主要方向。我们应借鉴考察地区的成功做法,培育规模适度的农牧业企业、合作社、家庭农场,有意识地打造农牧业产业化链条,支持经营性社会化服务组织发展,形成多种经营主体和经营模式竞相发展的经营体系。通过资源入股、资金入股、技术入股等形式,引导农牧民参与特色农业生产,变土地承包经营权为股权、土地租金为红利,形成“股金+薪金+浮动”收益的多元收入结构,长期有效分享经营主体经营利润和发展成果。吸引农牧民、各类市场主体和社会资本,以“股”的形式参与农村公共服务设施、旅游产业、文化产业等非农产业建设和发展,打破融资瓶颈,通过“五湖四海”发展自己。
第四,应聚力放大特色农业的特色之处,加强农产品品牌建设,提高单位土地的产出率和效益。此次考察,西南地区的特色农业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梁平柚享誉全国,六盘水被称为猕猴桃之乡、内江市威远县被誉为无花果之乡,安顺把小刺梨做成了大产业,可谓实至名归。这些地区的农业收入绝大部分靠的是特色农业,亩产值都在万元以上。我们在稳定玉米、谷子、牛羊等优势农牧业产品生产的同时,应大力挖掘经济林、药材、甘薯等高产值农产品的潜力,打响两杏一果、绿色甘薯粉丝、仿野生中药材种植等特色农经产品品牌,创新机制,用好用活专业村建设资金,着力培育形成“一村一品、一镇一业”产业布局,避免大杂烩和零敲碎打,建成规模适度的产业带,形成大阵势,通过树立良好的品牌形象来扩大我们在北方乃至全国、全球农产品市场的知名度和占有率。
三、几点建议
(一)进一步加大对农业农村改革的学习研究和宣传力度。组织旗委政府相关领导、党校、各涉农部门集中开展对塘约经验、三变模式等农业农村改革模式进行深入学习研究,找准我们农牧业发展与改革前沿的异同点、契合点、切入点,形成可操作的理论成果。推动苏木乡镇党委、政府通过“走出去、请进来”的形式,让广大基层干部特别是嘎查村干部了解农业农村改革的新形势新任务新进展,通过讲座、宣传片等形式组织农牧民了解农村改革、支持农村改革,形成推进改革的有利氛围。
(二)进一步加强对农牧业综合改革的组织领导。借鉴梁平经验,成立农牧业综合改革专题领导小组和办公室,由分管农业的副旗长任组长,农工部或农牧业局承担办公室职能,专门负责农牧业综合改革的调研、调度、协调等工作,同时,整合好农工部、农牧业局、扶贫办职能,分别从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建设中选定新型经营主体培育、土地流转和适度规模经营、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农企利益联结、农村多权同确、农村牧区金融等一项或几项试点改革,以项目化的方式推进改革任务。
(三)分层次开展好农村改革试点
一是集中优势力量抓好扶贫增收机制改革试点。以三牛犇泰公司、蒙东种驴科技公司等已见成效的典型为主,抓好以“新型经营主体+农户”为主要特征的、资产收益型脱贫增收新机制改革试点。尽快在全旗脱贫攻坚中总结提炼和推广成熟经验作法,以宣传部或旗委办总结为主,统一创新脱贫攻坚新机制、新作法的口径,避免在创新机制作法的宣传上众说纷纭、眼花缭乱。从而,为全市、全区乃至全国贡献脱贫攻坚工作的奈曼智慧。
二是开展村屯多权同确改革试点。在山、沙和平原三个不同类型区分别确定一个典型村屯开展确权、赋权、易权试点,与农村金融改革相结合,探索解决适度规模经营和信贷资金两个方面瓶颈的有效办法。
三是建设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开展产业融合、壮大村集体经济、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三位一体”改革试点。选择在大镇近郊的先锋村、章古台村,青龙山洼附近村、孟家段、庙屯或宝国图沙漠附近村屯等有产业、文化或旅游业基础的村为试点,整合使用土地整理、农业开发、扶贫等涉农涉牧资金,鼓励社会力量建设龙头企业、专业合作社等新型经营主体,同步开展农业项目财政补助资金股权化改革试验,通过“拨改投”提升资金使用效率,为壮大村集体经济探索新路径,增强农业农村发展的内生动力。让农民充分参与和受益、让产业与乡村深度融合,为落实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寻方探路。
四是开展土地稳定流转或退出改革试点。结合100个专业村建设,选择已有一定基础的专业村,以大沁他拉、八仙筒、青龙山、东明等重点建制镇所在村或耕地较少的村为切入,抓好土地整片流转或退出改革试点,探索我旗这样一个土地相对富集地区土地流转退出、规模经营的有效路径。动员组织农牧业企业、社会力量、村内干部群众,单独或联合创办农牧业新型经营主体,力促经营主体规范运行,突出优势特色,引领产业结构调整方向和农村改革走势。
五是开展坡耕地和沙质耕地退出机制改革试点。着眼于中央加强生态文明建设的总体总局,针对山沙两区坡耕地、沙质耕地数量庞大,占用人力多、耕种收益低、对环境破坏严重等问题,树立“经济生态化,生态经济化”思维,在发展思路上坚持生态建设与特色种植、特色养殖、生态观光农业相结合,在林草品种上坚持“长短结合”(短期规划和长期规划相结合)、“高低结合”(高棵物种和矮棵物种相结合),最大化追求生态、经济和社会三个效益。利用国家相关政策,选择1到2个村开展退耕还林还草试点,推动大地绿起来、农牧民富起来、生活美起来。
(四)创新改革工作抓法、压实改革责任
一是下定决心、鼓足勇气开展试点改革。要求全旗各苏木乡镇场,每个年度都要在农业农村综合改革、脱贫攻坚等中心工作方面,必须抓一项重点或试点改革项目,各旗直重点部门也要确定一项重点或试点改革项目,并且要制定改革方案,落实工作责任,强化政策引导,总结经验教训,切实抓出成效。
二是建立健全重点试点改革项目旗级领导牵头主抓制度。树立“要点改革项目常规抓,重点试点改革项目突出抓”的思维,与旗委政府重点项目包联工作相结合,针对旗级领导分管领域和所包联地区,把旗级重点试点改革项目逐一落实给包括人大、政协在内的旗四机关领导,实化细化包联措施,实现一名旗级领导主抓和主责一个改革项目,提升重点试点领域改革的施工效果。(旗委政研室主任  李茂盛
 
 
        
奈曼微博微信
友荐云推荐

标签:农村

上一篇:好政策添动能,内蒙古奈曼旗扁杏产业更红火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