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新闻最全最快、影响力最大新闻门户网站

奈曼大咖:占布拉道尔吉
发布时间:2018-03-20 11:33:11    来源:

奈曼大咖:占布拉道尔吉奈曼大咖:占布拉道尔吉

你知道占布拉•道尔吉是谁吗?跟咱家有亲戚没有?如果您不认识他,看了这篇文章,你就会了解这位奈曼的大咖!

占布拉道尔吉(1792—1855)是19世纪著名蒙古药学家、佛学大师,蒙古族十大杰出科学家之一。是元太祖成吉思汗的第三十代世孙。由于他学识渊博而且成果累累,在蒙古王公贵族中享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和影响。

奈曼大咖:占布拉道尔吉奈曼大咖:占布拉道尔吉奈曼大咖:占布拉道尔吉

一、占布拉道尔吉的出身

综合有关史料,占布拉道尔吉于1792年(藏历第13“饶迥”壬子年)生于内蒙古奈曼旗第九任郡王巴喇楚克家,其母名巴拉木。他的哥哥是奈曼旗第十任札萨克郡王阿旺都瓦底扎布(又叫作阿宛都瓦第扎布)。关于占布拉道尔吉的身世,《布达拉宫经卷目录》中记载:“陀音伊希敦茹玻丹毕扎拉散,生于蒙古成吉思汗家族后裔巴喇楚克和母亲巴拉木家。”

1798年开始学习蒙古文和满文、汉文。1807年在都统手下做近臣。1810年,父母为他娶喀喇沁右翼旗准郡王曼珠巴扎尔亲王之公主为妻,生有两女。1814年向孜唐堪布·阿旺希日布开始学习菩提道次弟的阐释,

信奉佛教,并在奈曼旗境内的一座藏传佛教寺庙———大沁庙(法名寿宁寺)皈依佛门。据传,其还任过波日和硕庙葛根。占布拉道尔吉学过佛教五明学,精通蒙古、藏、汉、满、梵五种语言文字,并在医学方面颇有建树,先后撰写了3部著作,尤其他所著《无误蒙药鉴》被誉为蒙古药学三大经典著作之一,世人称其为蒙古药学的“本草纲目”。

二、占布拉道尔吉的医学成就

占布拉道尔吉不仅是一位很有名望的佛教人士,还是一位很有成就的蒙古药物学家,对蒙古医学理论、蒙古和藏医药学造诣很深。

奈曼大咖:占布拉道尔吉

19世纪,随着藏、汉民族医学典籍广传蒙古地区,各地蒙古医学传承的理论和经验有异,出现了当时药物名称上的混淆和谬误,鉴于谬误流传,欲正其误,使药书诠释与医者经验相符,占氏撰写了他的不朽之作《无误蒙药鉴》(又名《蒙药正典》)独树一帜,在蒙古族医药史上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无误蒙药鉴》是在蒙古族医药学史上唯一一部图文并茂,用蒙古、汉、藏、满4种文字撰写的蒙药经典著作。该书共收载879种药材,799幅黑白插图和蒙古、汉、藏、满4种文字的药名表等。

《无误蒙药鉴》对蒙古药学理论体系的形成具有奠基作用,对蒙古药学的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

首先,《无误蒙药鉴》遏制了药物名称上混淆和谬误的蔓延。在蒙古药学的发展历程中随着藏、汉等民族的医药学典籍传入蒙古族地区,各地蒙古医学所传承的理论和经验有所差异,各持认药之偏见,蒙古、汉名混淆,出现了当时药物名称上的混淆和谬误。《无误蒙药鉴》正其误,使药书诠释与医者经验相符。另外,为了统一药物名称,用蒙古、汉、满、藏4种文字注明了药物的名称,成为现代蒙古药学的基本内容。

其次,《无误蒙药鉴》对蒙古药学的贡献是记载了614种蒙古药的功效,这些内容为后世蒙古药学方面的著作所继承,成为蒙古药学的基本内容。《无误蒙药鉴》对药物的功效的认识有其特色,与中医对中药药性的认识完全不同,这样的情况在《无误蒙药鉴》中甚多。说明蒙古药学是起源于蒙古族地区的一种独立的药学体系,其基础理论和药物功效的认识均不同于中医药,成为吸收藏、汉等兄弟民族医学精华独立的医药学体系。这是《无误蒙药鉴》对蒙古药学的一个重要贡献。

最后,《无误蒙药鉴》对蒙古药学的贡献是对药物的分类。《无误蒙药鉴》药物的分类是以《四部医典》分类法为依据的,并用《晶珠本草》做了补充。据药物的来源、生境、质地、入药部位等诸方面对所收载的614种药物进行了分类。分为珍宝类药物、石类药物、土类药物、汁液精华类药物、树类药物、汤类药物、草类药物、动物类药物、水类药物、火类药物10大类。

总之,《无误蒙药鉴》是一本内容丰富、注释精练而全面系统的名著,具有很高的学术价值和实用价值;其主要内容被后代蒙古药学家所继承,对蒙古药学的发展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三、占布拉道尔吉的佛学成就

《布达拉宫经卷目录》中载:“陀音伊希敦茹玻丹毕扎拉散……生于13饶迥壬子年……于乙卯年64岁圆寂。”其中所谓“陀音”是指贵族出身的喇嘛,因为占布拉道尔吉是成吉思汗家族的后裔,而“伊希敦茹玻丹毕扎拉散”是占布拉道尔吉的法名,《白莲花传》称其为“精通于显密教法的奈曼陀音大智方士喇嘛仁布彻伊希敦茹玻丹毕扎拉散”,故其在《无误蒙药鉴》中称谓自己“占布拉道尔吉”,而世人称其法名为“伊希敦茹玻丹毕扎拉散”。

占布拉道尔吉虽贵为奈曼王子,深受清朝皇帝宠爱,娶喀喇沁王公主为妻,膝下有两儿,“享尽五妙欲”,但他毅然放弃了所有一切,25岁时出家落发为僧。这与其信奉阿旺希日布讲授《菩提道次导引》有关。宗喀巴大师所著《菩提道次第广论》作为藏传佛教最完整的理论体系,包含着博深的哲学思想。显然占布拉道尔吉深受其影响。

1816年,受孜唐堪布·阿旺希日布授予的居士戒律,并拜罗布桑策佩勒和广惠寺(即敦莽寺,位于青海大通县)堪布图杜波尼玛等为师。占布拉道尔吉是一位正直的佛学家、密宗学家。出家后,他不贪职位,不过奢侈生活,恪守佛教戒律,艰苦朴素,一心赴于修习佛法,或收集整理佛经,或著书立说。这不仅在当时产生了积极影响,成为人们学习的楷模,而且他的言行对现今喇嘛僧侣也有值得借鉴的意义。占布拉道尔吉好学,拜过许多上师勤修佛法的同时,精心学习了《甘珠尔》《丹珠尔》中的300余部经卷,以及有关灌顶、义理方面的100余部经卷。1818年,占布拉道尔吉去北藏拜腊孜巴伊希丹晋为师,受沙弥戒,法名取为“伊希敦茹玻丹毕扎拉散”。1824年,回原籍修法1年,之后去了五台山修炼了《大威密法》,后来返回原籍跟随巴拉莽宫朝格扎拉散等学者学法。那时由于当地寺庙不太安全,因此又去了北藏、萨迦、日喀则、达垄等地传授萨迦派和噶举派的灌顶法等,并在雅尔巴兰山(位于拉萨市东北方向)修炼了观音菩萨密法,期间他撰写了《曼荼罗仪理如意宝珠》。

1864—1852年,占布拉道尔吉云游哲蚌寺、甘丹寺等西藏大型寺院,宣教《大密咒次弟广论》《曼荼罗仪理如意宝珠》等密法。1853年到西藏喀门巴地区传教,之后虽然做了回故乡的准备,但由于当时的局势动荡未能回乡而去了拉萨。1854年他对《曼荼罗仪理如意宝珠》的新版做了审校,并继续传教。

四、占布拉道尔吉的文学成就

占布拉道尔吉还是一位杰出的诗人、美术家。他从小心灵手巧,7岁开始学蒙古文、满文、汉文等多种语言文字,受过良好的教育。这些充分体现于他的作品中,他的美术造诣在《美丽的眼饰》栩栩如生的插图中体现得淋漓尽致。他所画的野人被世界各国同行当作模特画使用。

2006年5月1日下午5时许,中央电视台第10频道做了一次专题节目《神秘的自然》之“异形雪人迷踪”,以占布拉道尔吉所画的野人来展示了野人的形象,可是解说词中却说成“从俄罗斯藏书中找到,是俄罗斯人所画”,其实不然。2009年10月西藏电视台也做了一次《西藏风景———野人》的专题节目,同样用占布拉道尔吉所画的野人展示了野人形象。与美术相比,我们更欣赏占布拉道尔吉传记里的镶嵌诗和自传体证道歌二十八首诗、宣示神秘梦境的十首诗以及大小《美丽的眼饰》开篇诗和结尾诗。这些诗词中,占布拉道尔吉使用《诗镜论》的多种表现手法和修饰方法,尤其善于使用华丽的辞藻和古典修辞,加强了诗歌的节奏和韵律,烘托出意境,提高了诗歌的审美韵味。

“极具八暇为人生,人生不易遇法难。法难求兮众一志,一志不移向涅槃。”“自作自受互为因,热寒地狱自来投。名为自他而穷困,分别自我而烦愁”,这是他的诗歌代表作之一,内蒙古大学的阿·额尔敦白音博士曾这样评价:“这是占布拉道尔吉心底涌出的证道歌,也是一生追求真善美的一个信徒的心声。有学者说占布拉道尔吉还写了格言诗《山论》,但至今尚未看到此诗。不过占布拉道尔吉的徒弟扎木央普日来全集里有一篇《善说山论·生厌为僧》的长诗,这可以成为日后研究的新课题。”

五、占布拉道尔吉对后世的影响

2008年,经过社会各界和资深专家的评选,占布拉道尔吉被评为中国“蒙古族十大杰出科学家”之一,此乃后人对占布拉道尔吉其人不朽贡献的历史评价。

学者们对奈曼陀音占布拉道尔吉及其《无误蒙药鉴》的研究已有半个世纪之久,而在国内外的研究起点几乎从同一个时期开始。

自那时起,学术界尤其是蒙古医药学界对占布拉道尔吉和他的这两篇著作特别予以关注,纷纷撰文,从各个方面进行评价和研究。其中,内蒙古医学院巴·吉格木德教授在《内蒙古医学院学报》(蒙古文)1978年第一期发表《蒙医学古典著作略论》以来,撰著了有关蒙古医史及文献资料的三本书和诸多论文,提及奈曼陀音占布拉道尔吉《无误蒙药鉴》和松巴堪布·益希班觉《甘露四部》、明若乐·占巴拉却吉丹增普日来《秘诀珍宝生地》(又称《方海》)三部著作时,将之誉为“蒙古医学三大经典”或“三大杰作”,并逐一详细论述,得到学术界首肯。其中,巴·吉格木德教授还明确指出《无误蒙药鉴》是蒙古医药物学经典著作。20世纪之前的多数学者虽然对《无误蒙药鉴》认识较深、评价颇高,有的甚至与李时珍的《本草纲目》相提并论,称占布拉道尔吉为“蒙古族李时珍”。进入20世纪之后,内蒙古医学院罗布桑教授和通辽市蒙医研究所所长柳巴乙拉分别把《无误蒙药鉴》翻译成汉文,极大地扩大了该著作的影响力。同时还有罗布桑、巴·吉格木德、巴根那、斯钦图、宝音图、赵百岁、包龙等学者利用编入《布达拉宫经卷目录》的占布拉道尔吉的生平简历,确认他不仅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师,而且还是一名精通显密教典的佛学家。

真正发现占布拉道尔吉及其著作的人是内蒙古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中国语言文学学科评议组成员、著名学者阿·额尔敦白音博士。他于1987年初次进藏时,拉萨市早期几百名蒙古格西中尚健在者只剩下五六位。他稍有闲暇就去拜访那些老者与他们一同进餐、聊天。格西们渊博的知识使他惊奇,唤起他学习知识的勇气和兴趣。尤其是格西们学习知识的动人故事和多部著作全集让他感到难以置信。后来几次进藏时,以格西森格为首的老格西们相继圆寂,只有蒙古贞罗布桑丹增格西尚健在。20世纪90年代的一个星期天,阿·额尔敦白音去哲蚌寺拜访他,闲聊时问起有关占布拉道尔吉的生平事迹,他说:“我们这里应该有他的历史资料,我给找找看。”过了几天再去拜访时,罗布桑丹增格西给他拿出了一本扎木央普日来用藏文撰写的关于奈曼陀音占布拉道尔吉生平的《我主神金刚持吉祥伊西东珠丹贝坚赞之自传论疏·唤醒今世之象梦如意宝》一书。阿·额尔敦白音如获珍宝,没来得及问作者是谁,便开始翻阅。传记用古藏文所撰,韵文和散文并用,而且佛教术语较多,但当时他正研究松巴堪布诗学,因而把此项研究拖了几年。开始研究占布拉道尔吉传记的时候,“扎木央普日来铁羊年写于宁静的扎日石洞”字样引起了他的注意。虽然查阅了不少藏文资料,但一直没有找到有关扎木央普日来的生平资料。后来,他从20世纪80年代的《藏文教科书》上得知扎木央普日来乃占布拉道尔吉之爱徒。并由此了解到,该传记是由占布拉道尔吉以诗歌形式口述,扎木央普日来于1871年在拉萨市北山色拉寺西南侧扎日石洞写就。后来又做了一些《秘诀手册》《丹珠尔纪要》等书的整理编辑工作。这些都是他对佛教文化和蒙古、藏文化所作出的贡献。根据蒙古国钢照日格医生的最新发现,占布拉道尔吉藏文全集有22卷。

编辑:白扬

奈曼微博微信
友荐云推荐

标签:布拉 道尔吉 奈曼

上一篇:你好,新一届班子!「珍藏版」
下一篇:「收藏」通辽火车站列车时刻将发生31列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