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新闻最全最快、影响力最大新闻门户网站

【原创散文】活在当下,且行且惜
发布时间:2017-08-07 13:56:00    来源:孙树恒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活在当下,且行且惜

文/孙树恒

人到中年,看多了太多的死亡。常言道,人生无常,心安便是归处。生命有约,且珍且惜。

1

前两天,同事的母亲因病去世,我帮助去料理后事。

老人住在部队医院的居民小区,也许由于这些楼房没有产权的缘故吧,几乎没有卖的,住的都是部队上的人,杂人居住的就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个小区没有物业,都是住在小区里居民打扫,院子里、楼道里都很干净。或许是当护士的,老人的家很干净;摆设很简朴,从家具摆设能看出三十年前的影子。我的同事说,我妈就是干净,生活简单。

老人在解放初期,从十六岁当兵,就当护士,丈夫是军医,他们一起参与过两个部队医院的建设,后来,她转业到了一个企业,直至退休。十年前,丈夫去世,骨灰葬在了广西老家。她的三个女儿,大女儿在美国,是医药专家;,二女儿在湖北,是大学教授;小女儿是管理人才,是我的同事。丈夫去世后,老人一个人过,隔三差五的,小女儿一家照看着,前两年得了肺癌,今年去世的,活了七十六岁。想起这位老人的生前死后,一个戎马半生,独自生活十几年,女儿已功成名就,自己生活也无忧无虑,虽然相距再远,只要生命有约,就会有爱相随,因为母女的心是相通的。去世前,老人要求女儿丧事从简,然后平平静静地去了。老人即使去世了,也不想给女儿们添麻烦,不仅令人唏嘘不已。

2

我不由想起早逝的母亲。我母亲是三十二岁病逝的,得的是肺痨(也是肺癌),而且又有神经病,清醒时,喜欢我们捧在手里怕化了,犯病时打的我们满街跑。母亲去世时,是个大雪天,用门板抬回来的。那时我只有8岁。当时母亲不能入祖坟,就埋在了村子北梁,叫鹞子沟头的地方,光秃秃的,我那时想,母亲冬天会不会冷呀夏天会不会漏雨呀,就在坟头多培些土。后来外地求学,参加了工作,又离开了旗(县),就很少回去了,给母亲扫墓的时候就少多了,往往是匆匆而过。在前年继母去世后,也埋在了母亲的旁边,遥遥相望。这时,坟墓的周围却是林木葱茏,杂草丛生,想想两个老人处在遮风避雨的地方。我就觉得继母走了,活了七十多岁,没有遭罪,还是享了福的。而可怜的母亲死的太早了,我们母子生命有缘,却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爱,在我心里她永远是三十二岁,想想母亲在地下有知,子女活的不甚精彩,却是还活的好好的,也会欣慰吧。

3

我闯荡这么多年,也遭遇过死亡。那是刚来到这个城市,几个老乡聚会,那天每个人都喝了不少酒。我也醉了,有个老乡也醉了。喝完酒要去接一个人,他开着三菱越野车,我坐在副驾驶位置,在走到一个巷子里,由于躲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孩,车就撞到了路边的理发店,将理发店的牌子撞倒了,车的右侧是一个电线杆子,紧挨着前车门,我大脑瞬间闪出一个念头就是:完了,这次肯定活不成了。我开不了门,只好从后门下了车,我俩的酒意吓醒了。路边的人说,多危险呀,就差那么点,就撞到电线杆子了,那次,我与死亡擦肩而过,回想觉得做了个噩梦一样。那晚,很多老乡来了,说是压压惊,又喝了不少酒,那晚我哭了。想来老乡也是有福气的,没有带来横祸,我也是积了德的吧,避了灾难,如果......因为我庆幸,我还活着。

无数个如果,从某种的意义上来说,我们每个人时刻都面对着死亡。只是你忽视了,或淡漠了,或侥幸了。只是那时还年轻,没有做出点事情来,上有老,下有小,刚来到城市,还没有怎么着呢,就一命呜呼了,心有不甘呢。

4

现在想起来人生就是这样,我们很多纠结放不下,就想要一种平庸地活着,只有闯过去了,才知道怎么活。那年,带着一帮同事去登泰山,那天雨下的很大,风也很大。缆车都停了,有些同事就打了退堂鼓,可我说,既然来到泰山,不等上去,多遗憾呀。登山主要是克服心理恐惧,对我来说也是挑战吧。我就带头登泰山,风将身上的雨衣撕扯的七零八落。雨淋的睁不开眼睛,最难的当属十八盘,台阶又陡又滑,不小心容易滑落下去,可是还是多数同事相扶、相携地登上了玉皇顶,我才是第三名,比我还有早的呢。站在最高处,体会到了会当凌绝顶的气势,感受到了一览众山小的豪迈,好似自己游曳在云雾里。我不由得喊了一声,泰山我来了。在山间回荡。当看到在树与树之间,一道道的铁索上,挂满了爱情锁,在雨中有几分迷离几分神秘。只须一念心行,心净则土净。想到那些少男少女,离境去染,心花便开了。此处开花处,便是无尘净土,当能理解在此相约殉情的人的心境了。当下山时,回到中天门,我跟一个同事买了两瓶扁瓶二锅头,喝了起来,把酒敬山。有的人瘸了,有的拐了,却没有受伤的,“一个也没有少”。对于冒雨登泰山,我虽有些后怕,那天一旦有个闪失,无论自己,还是同事,都是一种无法弥补的罪过。当然,一起出来旅游,总是不想出事,可是担忧出事,那旅游就成了空。那次实现了冒雨登泰山,却有很大的成就感,说不出的喜悦,没有遗憾。晚上回到酒店,我们五十多个人,将酒店的酒都喝光了,相约登泰山,大爱相佑,平安归来,累并快乐着,甚至有人喜极而泣。

虽然死亡终会是生命的结束方式,可是我仍然拒绝死亡。在这世上有很多与我牢牢相连的生命。我的生命在爱我的人,在我爱的人的心目中,都是那么的重要。正如有人说的,活在当下,当是最好的。人生应该怎么活,悲壮的也好,精彩的也罢,但是绝不要苟且偷生,生命有约,爱与生命同行,且珍且惜,活在当下,应有所追求、有所价值的度过余生,那将是一个更幸福的归宿。(孙树恒,笔名恒心永在,内蒙古奈曼旗人,供职阳光保险内蒙古分公司,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中国金融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西部散文家学会会员)

 
奈曼微博微信
友荐云推荐

标签:散文

上一篇:【原创诗歌】欲望是隐藏在草原的刀
下一篇:【原创诗歌】勒勒车,有洁净的水和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