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曼新闻最全最快、影响力最大新闻门户网站

奈曼味道(下)
发布时间:2018-01-16 09:46:50    来源:通辽日报

\
文/李延辉

据考察,奈曼坛酱源自东胡,《钦定热河志》记载:“戎菽又名胡豆,种出山戎,北土甚多。”《管子·内言》:“山戎有冬葱(大葱)、戎菽(豆类),今伐之,故其物布天下。”有专家认为,汉代开始以豆酱为主流的中国酱,就源自东胡坛酱;还很可能就是齐桓公北伐山戎,通过“老马识途”走出奈曼宝古图沙漠后,带回去的戎菽等物种以及坛酱这种民间工艺。

日本有学者认为生物体随附菌群中的同一个菌种,在不同地域不同的生物体上或在同一种生物体的不同群落中,甚至是在同一个群落不同血缘的家庭成员身上和生活环境中,其特性也是各不相同的,他们甚至认为每个人的不同脾气禀性和喜怒哀乐都是由这个人自身随附的菌群决定或干预的。自几千前红山、戎、胡族群肇始,奈曼这片土地上的先民就在酱耙子的一拉一捣中回味悠长,百家的酵菌蕴出了酱香百味,不变的是这里的酵母总能酿出浓酽醇厚的豆粬酱香,闻之醉人心脾,食之融入血液,这股酱香渗入奈曼人的骨髓,日用而不觉,也许这就是奈曼味道。

说起奈曼味道,最深沉的应该是一股子包容坚忍克难求进的奈曼老土劲儿。

在一群通辽人当中很快就能辨认出谁是奈曼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口音“土”,还因为他的行为方式也带着股“老土劲儿”。“奈曼人是通辽的犹太人”,这个坊间判断或褒或贬或谐或趣,无法琢磨,不置可否,但直觉上觉得这也恰好是奈曼人的奈曼味道。

奈曼人从不生分,包容豁达,厚道淳朴。

奈曼旗八千多平方公里的山川沙草上,经历了红山栖衍、幽戎共处、燕胡交融、鲜卑聚散、契丹沉浮、辽金争霸、木华黎驻牧、乃蛮部封郡、借地养民、辽吉后方等重大历史变迁,保留了中国最早的北方土著族群基因,融入了几乎中国北方所有草原民族的血缘成分,汇聚了中原和北方各省迁徙过来的家族姓氏,经过长期的融炼,形成了一家亲的认同感和共同的性格。在奈曼旗无论蒙汉、无论外地人还是本地人、无论是陌生人还是老朋友,一句:“咱(zánɡ)们”出口,体现了包容、亲切、诚信、淳朴、豪放的品德性格;相见就是好朋友,相识就是亲兄弟,相知就是一家人,一盘子大葱醮酱甚至一个红咸菜疙瘩(gāda)也能喝顿烧酒攀攀兄弟情,这就是奈曼人。

奈曼人从不认怂,困境求生逆境求进。

奈曼旗南山中沙北河川,两山六沙二分田,几乎微缩了中国除喀斯特、丹霞以外的所有地貌地形,有“微缩内蒙古,一旗看全区”之称。这在今天发展全域旅游来看是很好的资源,但在从前靠天吃饭和与恶劣条件斗争的漫长世纪里可不是好事情。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失败的痛苦,不知道流干了多少人的辛酸泪水,不知道耗尽了几代人的心思气力,奈曼旗硬生生在茫茫沙海上造出了与赛罕坝相提并论的百万亩兴隆沼林海,硬生生在“穷棒子梁”上种出了可比哈密的二十万亩沙地西瓜,硬生生在一座座沙丘上造起了可称“复活楼兰”的二十多平方公里现代化城镇,硬生生在荒山秃岭上种出了两万多亩可称为“摇钱树”的扁杏林。“西胡杨东胡柳”说的是奈曼的万亩怪柳林;“南有观澜北有奈曼”说的是全国创作条件最好的奈曼版画基地;“西有包头东有奈曼”说的是与包头城中草原和草原钢城相同特点的奈曼城中沙地公园和百万吨不锈钢产业园。从不服输、坚忍图强,不达目的不罢休,这就是奈曼人。

奈曼人从不张扬,圆融内敛崇德尚文。

无论是同历史上还是当代通辽人相衡量,乃至同自治区各旗县相比较,奈曼人从政当大官的不多,但是科技文化人才辈出。单就内蒙古人民出版社出版的33部《蒙古族历史文化精品文库》丛书来讲,就有7部为奈曼人所著,其中包含了奈曼籍蒙古族军旅作家巴根用汉文创作的长篇小说3部。现在从自治区各新闻单位和大学中随便找上几桌子编辑记者或教授聚个餐是件很轻松的事儿。

奈曼旗自然和社会两大科学领域名人层出,最具代表性的有内蒙古的唯一一位中科院院士闫楚良和现任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闫楚良出生于奈曼旗白音昌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成为我国著名飞机结构可靠性专家,建立了飞机经济寿命可靠性理论,为大幅提高我国飞机现役使用寿命和保障飞机飞行安全做出了重要贡献;现任财政部副部长、国际税收论坛副主席的史耀斌,最初从奈曼旗广播事业局参加工作,通过不断的进修学习,在会计、税收、财政和宏观、微观经济学理论等方面都取得了巨大成就,发表了数十篇(部)专著,组织实施了我国的企业所得税“两法合并”、增值税转型试点、取消了农业税特产税、出口退税政策调整等一系列重大税制改革和税收政策调整工作。

古代乃蛮部先人塔塔统阿所发明的蒙古文字至今仍为蒙古族所通用;蒙古族十大科学家、蒙医药鼻祖占布拉道尔吉的药学巨著《蒙药正典》被誉为“蒙药学的《本草纲目》”,其本人也被誉为“蒙古民族的李时珍”,其实他还是精通显密的佛学大师;蒙古族现代著名社会活动家、思想家、教育家梁布和贺什格(梁玉岚)则是蒙古民族新文化先驱,他受五四运动进步思想影响,创办“蒙文学会”,创刊了第一个蒙古文杂志《丙寅》,创办了通辽地区第一所中学“开鲁国高”,为蒙古民族文化的继承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蒙古族史学家、文学家、翻译家、教育文化组织活动家戈瓦(道润梯步),是内蒙古的蒙古史学科和蒙古文献学科建设的奠基人之一。

说奈曼人圆融内敛,主要是平时多做少说,不愿意出风头,可奈曼人要说起话来,还真是连绵不断、滔滔不绝。奈曼农民、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顾双燕在两会期间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对话,就三农问题侃侃而谈,原定五分钟却一直问答如流半个小时。无独有偶,2009年8月,温家宝总理到奈曼旗视察旱情时与义隆永镇的农民闫凤华对话,又是一个淋漓尽致、透透彻彻,最后温总理笑着说“原来你们奈曼旗的女同志个个都是顾双燕。”

这些奈曼人或许从不同时代、不同侧面、不同程度地体现了奈曼人的特点,却都带出一种“奈曼劲儿”。

感受奈曼味道是个回味悠长的话题。而今,人们只知道南山有断续残垣,但不知道那就是秦始皇万里长城的前身,人们只知道家中有坛老豆酱,但不知道那就是东胡老粬的延续,人们只知道这里操着一口老土话,但不知道那也许是红山先民的遗韵。

品味奈曼是个常品常新的感觉。出生成长于奈曼旗土城子乡土城子村、自已戏称“土帅”的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徐文海为他的家乡土城子做了一首藏头诗,前四句这样写道,“土到极处大雅生,城因太久有盛名。子民勤善风水立,乡接辽北蒙南情。”这诗里面又包含着一种品味,也包含着一种品位。

而我现在的感觉则是,乃蛮不蛮,奈曼不慢,胸怀坦荡、诚实守信、不畏艰难、开拓进取的奈曼人正在大步流星地实干赶超、绿色崛起!

奈曼微博微信
友荐云推荐

标签:奈曼 味道

上一篇:“沙海明珠·奇美奈曼” 版画展在市博物馆开展
下一篇:最后一页